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 > 家长 > 文章内容

从豫章学院关停看中国最差家长:自己是猪,望子成龙……

来源:搜狐教育 作者:搜狐教育 发布时间:2017-11-14 是否公开:公开 审核人:王利军

上周人民酱发了一篇文章《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你是有多恨孩子,才把他们送去戒网瘾?》讲到2008年,一个名叫杨永信的人,以网瘾少年救世主的姿态给网瘾少年制造了一种引以为傲的电击疗法,而最近采取类似虐待体罚方式治疗网瘾的“豫章出院”的关停则给了社会和家长一记警钟。
这也不禁让我们通过联想到了很多不负责任的“中国式家长”,他们自己是猪,却望子成龙;他们逃避做父母的责任,假以时日必将自食恶果。

豫章书院关停,家长却拉横幅反对
经媒体曝光,以暴力手段“修理”学生为业务模式的豫章书院,已被暂时关停了。
但讽刺的是,一些被豫章书院虐过的学生家长,居然公然在书院门口打起横幅,支持豫章书院,反对网上和媒体对豫章书院的“舆论暴力”。

甚至,在书院负责人向学生家长们驳斥了网上的污蔑后,很多家长甚至给予了热烈的掌声,高喊“书院加油!书院挺住!”
最早知道豫章书院的事情,是看到一个微博ID叫@姗尼玛大王的北京姑娘,10月底在微博上讲述的她的经历。后来,新京报采访了她,并有了下面的视频。

她说,好几年过去了,痛苦的回忆仍然历历在目,真希望这种书院永远不会存在……
这个姑娘,是引爆豫章书院危机的一个“人证”。她用巨大的勇气站出来告诉人们,一个以孔子、国学、美德、修身等词汇宣传自己的“教育机构”,不过是个“专制机构”。
在这个机构里,刚来的新生都要去小黑屋关上7天,然后被没收随身物品,甚至脱光衣服,没有窗户,没有厕所,吃喝拉撒都在里面,都坐牢差不多,很多人刚进去都有“想死”的感觉。
而不管在任何时间和场合,只要犯了错误就会挨打,这里打学生的工具,轻则用铁做的尺子,俗称“戒尺”;重则用钢筋,俗称“龙鞭”,看下图你们感受下:

在豫章书院里面,每天都有人挨打,严重的被打了一百多鞭,血肉模糊,无法站立。而只有等他们的伤好了后父母才会看到。而除了体罚学生之外,他们还会让学生干活。
与动辄一年三四万的学费相比,学生们的伙食却差的出奇。比如有一道经典的菜叫“红辣椒炒青辣椒”,连一片肉丝都没有。
为了不让家长们知道,学校就在饭菜里面加激素,所以学生随便吃点什么都会发胖。这样家长来看孩子的时候,就不会发现问题。

因为饮食太差劲,学生经常便秘,老师知道了以后,不带学生去医院治疗,而是去药店买几毛钱一瓶的开塞露,装装样子而已。
在学校里,经常有孩子自杀,学校为此想出了一整套防止自杀的“办法”,割腕自杀的就拿酒精擦一擦,喝洗发水的就灌一大桶水,一旦学校发现你自杀,之后往往打得更狠。

学校每隔几天就会有一次突击检查。逃跑的学生都会被门卫抓回来,打到无法下床走路。门卫都是在学校里待了很久的长期学员。他们学期满了,但是家长没有来领,也没有钱学交学费。
对于戒网瘾学校的孩子们来说,最有效的反抗就是不反抗,这里简直就是现代的集中营。在这种学校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绝不是一句假话。
02
不是每个人都配做父母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热门帖子,“中国还有多少个杨永信”,控诉了“戒网瘾学校”的种种恶行,瞬间就勾起了大家对“电击狂人杨永信”的回忆。

这种愚昧的行为我以为早已成为了历史。却有谁能想到在互联网时代,竟然还有一群鼓吹戒网瘾的人渣败类,一边打着为学生好的旗号,一边在背后做着丧尽天良的事。
进过这所学校的孩子都有一个疑问:我不懂我究竟犯了多大的错,才会被送到这里来?
我也想问他们的父母:你是有多恨孩子,才把他们送去戒网瘾?
那这所学校里面的学生真的都是网瘾少年吗?
其实,据说在里面很多的人,他们根本跟“网瘾”都扯不上关系。他们从十岁到三十岁不等。有因为早恋的、打架的、有精神问题的,甚至有人因为“调皮捣蛋”,就被家人丢进学校里。
进这个学校唯一的标准就是:父母觉得你不听话。

他们天真地以为,书院真的能把他的孩子变好,甚至有的家长觉得一次还不够,再一次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称为“二进宫”。
而对于豫章书院,只是无数此类学校的缩影而已。它只是迎合了一些家长对专制和暴力的向往,渴望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孩子”的“问题”,暴露的是“无处安放”的“无能家长”。
在教育子女这件事情上,很多家长是无能的。虽然自己在教育上无能,但家长不仅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是“问题孩子”,甚至不能接受他们“普通”、“不优秀”。
因为无能,所以面对未成年的“问题孩子”,他们伤透了脑筋,觉得除了暴力无药可救。
于是,专制和暴力就成了一种商品。正是这些家长的无能,给了豫章书院以及杨永信们,提供了市场空间。
于是,就有了学校这样一种“管制”机构。家长让渡管理孩子的权力给学校和老师,在一定程度上主动放弃了一部分责任。
他们将“正常”的孩子送到各种培训机构的各种班儿渴望孩子出类拔萃,将“不正常”的孩子送到豫章书院求助于暴力渴望孩子回归“正常”。只是,后者让人心碎痛恨。
棍棒底下确实出过孝子,但也出过更加忤逆的孩子。
正如全国数千所的戒网瘾学校,他们打着“帮助迷途孩子完美蜕变”的旗号,体罚、虐待这些还没长大的孩子,声称是为了救助这些网瘾少年,但事实却是一个又一个,让人悚然心惊的悲剧。

2016年2月26日,16岁的黑龙江女孩陈欣然,被“设套”抓进了一所戒网瘾学校——山东科技防卫学院,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4个月后她从学校毕业,我不知道她在学校里面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她回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勒死了她的母亲,然后向警方自首。
在事件曝光的一个月左右,这所学校和豫章学院一样,收到了教育厅下达的整改通报,然后继续打着,“素质教育”的旗号公开招生。
而这个女孩的悲剧,并不是一个孤例。
2014年5月19日,一位19岁的女孩,在郑州搏强戒网瘾学校加训致死。在这位女生出事后,校方接受采访时回应说:“因为咱们学校是特殊学校,这都很正常”。
事情发生一个月还没到,学校就在官网上刊出了“2014搏强学校军事夏令营钜惠”的招生广告,依然有家长把孩子往这所学校送。依然有父母认为,这种学校可以帮助他们“教好孩子”。
看到这里,你就能明白,杨永信之所以会存在,真的不是一个偶然。

有的家长真的不配为人父母。而是他们的助纣为虐,让这些暴力机构横行其道。
我也曾想,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在戒网瘾学校都会经历怎样的痛苦吗?但是这都不重要了。
因为如果他们知道,却还把孩子送到恶魔学校去,那就是虐待孩子的共犯,他们不配为人父母;
如果他们不知道,就敢把孩子送到一个恶魔学校去。孩子被打成这样还浑然不知,那他们亦不配为人父母。

也许豫章书院在这次的事件中,会得到一次严惩,也许这些戒网瘾学校会暂时消停一点,但是只要还有这样的父母存在,这种学校就永远不会消亡。
03
最差的“中国式父母”:自己是猪,望子成龙
长这么大,我看到过很多人的家庭。发现在普遍的“中国式家庭”里长大的孩子,真正阳光快乐成长少之又少,多数都有各种各样的心理阴影。甚至还有的朋友因为父母从小的严苛教育得了抑郁症。
因为父母对他们从小“唯成绩论”,逼迫他们优秀,所以在他们的认知里,“如果我考不好,爸爸妈妈就不会喜欢我了”、“我一定要优秀,不然就不配得到爱”、“他们说我不好,那一定是我哪里做错了”……
在这样的认知里,他们变得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因为他们所有的评价体系都来自于外界;在这种认知里,他们没有安全感,所以容易出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他们一旦遇到挫折和失败,就很容易一蹶不振,甚至得抑郁症,或者自杀。
而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父母自己的无能。
也暴露了最差劲的中国式家长:自己是猪,望子成龙。

明明自己在单位无所作为,却非要自己的孩子成绩优异;明明自己在家五毒俱全(抽烟、酗酒、打麻将、泡馆子),却要孩子不逃课不上网做个五好青年;明明自己暴饮暴食从不锻炼,却在饭桌上说教孩子运动的重要性;明明自己不学习如何做父母,管教不了了就施行暴力,甚至把他们送进“豫章学院”这样的牢笼。
而这样的父母,还愚昧地说:“你是我生的,就得听我的。”他们把自己的孩子当成自己的私人物品,共生绞杀。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孩子的感受,他们可能在想“我前世做了什么坏事,今生才投胎到你们家里?”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但孩子有时候更可怜。为何爱会伤人?因为语言暴力比身体暴力更可怕。身体暴力可以恢复,但语言暴力可能会给孩子带来挥之不去的恐惧感,影响和荼毒他们的一生。

所以希望家长们也要学习如何为人父母,除了把孩子生出来,更要学习家庭教育。
正如龙应台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你:不必追。
可以这样告诉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除了抚养,父母还应尽到自己的教育责任,而不是把孩子扔给学校,扔到培训班。然后做好自己,去影响孩子。

ALLCOPYRIGHT2010 安阳教育信息网版权所有 地址:安阳市文峰中路
邮编:455000
豫ICP备12014249